穷出边际 特鲁多打破加拿大财政赤字纪录(12图)
来源: 加国无忧
2019-04-19
标签: 加拿大
在加拿大(专题)生活的你,

  有没有觉得越来越穷?

  没关系,你不是一个人在穷,

  全加拿大都已经穷出新高度了!

  据加拿大权威调查机构Fraser Institute发布的一份历届联邦财政赤字调查显示:

  2019年结束任期后,杜鲁多将成为加拿大建国以来,没有经历世界大战或经济衰退危机的总理中,增加联邦债务最多的一位。

  而上一次这么穷,还是世界大战和经济危机的时候。

  该报告统计了自1870年以来所有总理的债务。结果显示,在杜鲁多执政期间,不仅联邦财政赤字逐年攀升,积累了高达198亿的财政赤字,更以人均背负债务平均增长5.6%的比率,创下历史最高。

  1870年-2019年联邦赤字,红色代表自由党执政时期

  这是加拿大23位总理中,创下联邦负债最多的总理;同时也是近100多年来,首位在和平繁荣年代,创下人均负债率最高的领导者。

  可以说,杜鲁多在加拿大的发展史中,抹下了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  上一位创下赤字记录的,是100多年前的Bowell爵士;100多年后的今天,杜鲁多以1%的优势,打破了这一历史记录。

  一旦联邦赤字持续增加,将大大影响加拿大的人均生活水准和福利 — 随着债务负担的增加,税收必须从公共项目中转移出来,用来支付联邦政府的债务利息。

  原本纳税人小明每交一块钱的税,政府会用其中的2毛钱来付联邦债务利息,剩下的8毛钱的用来给小明提供政府服务和福利;

  而现在,由于欠债增多,利息大幅提高,小明所支付的每一块钱的税,可能要被政府拿出6毛钱去付欠债,只剩下4毛钱来提供应有的福利和服务。

  随着福利和服务的钱大大缩水,小明能享受的也会越来越差;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加拿大人民税越来越高,福利却越来越差的原因(难民福利不在此讨论范围内)。

  除此外,在自由党创下如此高水平的联邦债务后,不仅可能会严重影响经济表现,还很可能导致政府在未来不断增加税收。而这些,都将为后代子女们沉重的负担。

  世界大战与经济危机,

  曾是赤字增长主要原因

  在过去的一个半世纪里,加拿大一共经历了23位总理。在他们执政期间,联邦财政赤字大幅度上涨只有两个原因:世界大战,全球性经济衰退。

  上一次如此大规模增长,还是在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。加拿大总理Robert Borden 和William Lyon Mackenzie King增加军事支出用于战事。

  1870-2019人均债务水平,红色代表自由党执政时期

  按照2019年的通胀水平来计算,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,人均负债率为$26,340。此后虽然负债大幅度减少,但在1995年一度高达史上最高点 $37,054, 直到加拿大前总理哈珀上台后,人均债务才历史性降低。

  然而,随着杜鲁多执政,联邦债务再次急剧上涨,预计2019年将再次回到加拿大人均债务历史新高:$32589。比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人均负债还整整多了$10,000加币!

  这么多负债,

  钱究竟花哪了?

  一无战争,二无经济危机,杜鲁多政府究竟做了什么让财政赤字如此严重?

  Fraser institute 研究报告的内容显示:在前总理哈珀(Stephen Harper)领导下的2015年最初预算计划为盈余14亿;而杜鲁多上台后,立即提出增加政务支出,直接导致当年预算赤字29亿。

  随后,杜鲁多政府广开国门接收难民,5年内接受近25万难民,仅去年一年,加拿大政府便为安置难民花去2.7亿加币。

  在其他方面,杜鲁多政府花起钱来也毫不手软。

  据加拿大政府公布得审计结果显示,杜鲁多上任以来,平均每年,仅办公室工作人员的开支及福利、车和司机等交通费用等,开销就高达830万加元(约合人民币(专题)4287万左右),不仅超过了保守党总理哈珀执政时最高的年度花费额,还比哈珀执政的最后一年高出了20%。

  2018年闹得沸沸扬扬的印度(专题)外交之行,杜鲁多一家在短短9天内花费了166万加币,仅聘请私人厨师就花费了近2万加币。

  然而,印度之行还给搞砸了。

  而像是给恐怖分子赔款1000万,动用公款给自己媳妇请私人助理,重金在官邸修停机坪,2600万翻新总理府,21万圣诞节度假等等奢侈行径,让纳税人们已经无力吐槽。

  即使这样,在杜鲁多政府提交的2019年新预算案中,不仅不打算消灭赤字,反而还将继续扩大财政债务至228亿!

  九折买房,全民处方药免费,难民安置,45亿投资原住民减少经济差距等一系列为拉选票而推出的预算,一经公布就遭到了加拿大经济学家的一致强烈反对。他们警告杜鲁多政府:

  这是在透支加拿大的未来。

  2019大选,

  杜鲁多支持率依旧居高不下

  实时更新的支持率中,保守党与自由党不相上下

  在杜鲁多宣布参加2019年总理竞选以来,自由党的支持率曾一度居高不下。

  他宣称,自己将在2019年的大选上推动环境保护与对抗不平等的选举纲领,同时,他也提到保守党正在尝试利用全球民粹主义浪潮所造成的分歧,在选民中散步消极观点,分裂国家。

  即使出现了司法干预这样的兰万灵丑闻,杜鲁多的支持率也并未受到太大影响。

  杜鲁多荣登加拿大史上最差总理

  在加拿大历史上,曾有多位总理力挽狂澜,成功降低了人均联邦债务,让加拿大人民过上了富足的生活。

  尽管杜鲁多的父亲皮埃尔•杜鲁多曾在第二任期内的人均债务增幅位居第二,但在他的任期内曾经历了多次经济衰退。

  也许皮埃尔生前怎么也想不到,多年后,他的儿子杜鲁多,会接任他成为加拿大新任总理,并且成为史上没有参加过世界大战、也没有经历过经济衰退的总理中,债务累积最多的一位。

  如果他在天有灵,会不会是一声叹息。

  皮埃尔与杜鲁多父子

  不管皮埃尔是否会叹息,小编的荷包反正是要叹死了.....

隐私权政策(Privacy) | 免责条款(Disclaimers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