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隔五年任正非重返达沃斯:华为胸有成竹应对(2图)
2020-01-22
编者按:时隔五年,华为创始人任正非重返达沃斯。与5年前蒸蒸日上的境况相比,如今的华为面临着内外交困的局面:内部的组织变革,外部的美国禁令。



2015年任正非参加的是“全球新局势”论坛主题。当年,任正非分享了自己创立华为的初衷和创业的艰辛历程。在那次的分享中,对于一直未能进入美国市场,任正非还表示,从来没有认为美国对华为不好,不公平。“华为要向他(美国)学习就是开放,用广阔的心胸融入这个世界,这样的话才会有未来。”任正非表示。

不过,时隔5年,华为遭禁,任正非表示华为正遭受不公平的的对待。任正非呼吁特朗普应该以更开放的心态接受各种公司的投资,要宽容地对待这个世界,也许投资蜂拥而去,美国真能造就一百年的繁荣。

此次重返达沃斯,任正非出席了“科技军备竞赛塑造的未来”主题论坛。

任正非分享了对人工智能和美国禁令的影响。任正非认为科技向善,人工智能会给社会带来巨大财富,而美国对中国科技力量的崛起和对华为的禁令,是过于忧虑的。他认为,中国还处于科技的起步阶段,因此美国的忧虑过多了。

但是对于美国禁令,华为也并不害怕,华为做了很多准备,花几千亿打造备份,胸有成竹应对打击。

美国对中国的忧虑是多余的



任正非认为科技是向善的。过去几千年,人类技术的进步与生理是同步的,人类米必要为科技的进步恐慌。

“技术大爆炸给人带来恐慌,我认为是好的,我认为人们会利用新技术来造福社会。”任正非认为。

对于人工智能技术,任正非认为不会对人类有伤害,人类对人工智能的研究是有边界的,人工智能技术提高后,大大创造财富。今天我们的绝对财富增多,贫富悬殊加大,是社会问题,不是技术问题。

在科学技术大发展之后,美国开始对中国技术的发展感到忧虑,这是否合理?

任正非认为,人工智能需要大量的数学家和超级计算机、超级能力的连接,在这些地方,中国还处于科技的起步阶段,中国现在主要是培养工程师的教育体系,人工智能需要大量数学家,因此美国的忧虑过多了。

“美国长期习惯自己是世界老大,别人发展了他就感觉到不舒服,这种不舒服不是潮流,我认为全人类要合作研究科技怎么造福人类,我们需要规范的是,什么能研究,什么不能研究。”任正非认为。

华为胸有成竹应对打击

2019年5月份,美国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。对于美国对华为的打击,任正非仍然表示美国不必过于担心。

他表示,其实华为本来是一个亲美的公司,华为能够那么成功绝大多数管理都是向美国学习的。比如,华为雇佣了几十个美国的顾问公司教华为管理,华为整个体系很像美国的公司体系。任正非认为,美国应该为此感到骄傲。

至于美国2019年对华为的打击,任正非表示美国的打击没起到多大作用,华为做了大量准备。2020年美国升级为用技术来打击华为,影响也不会很大。

“我们花了几千亿来打造备份,我们总结经验,锻炼队伍,胸有成竹地应对打击。”任正非表示。

据了解,在2019年美国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之后,华为启动了备胎计划,并在8月份发布了鸿蒙操作系统,海内外推出了HMS服务。

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2020年新年致辞中表示,预计华为2019年全年实现销售收入超过8500亿人民币,同比增长18%左右。尽管没有达到年初预期,但公司整体经营稳健,基本经受住了考验。

2020年将是华为艰难的一年,徐直军表示生存下来是第一优先。
隐私权政策(Privacy) | 免责条款(Disclaimers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