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亿引发的“血案”:郑渊洁手撕曹文轩揭校园(图)
2019-04-21
编者按:近日,第13届中国作家榜发布2018中国童书作家榜,杨红樱以5600万元版税高居榜首,北猫、曹文轩分别位居第二、三的位置,版税为5300万元和2700万元。不过,拥有包括《舒克和贝塔》、《皮皮鲁和鲁西西》等多部知名作品,之前是中国作家榜常客的童话大王郑渊洁却“意外”落榜。有网友甚至开始质疑,郑渊洁图书的真实销量。

4月19日,郑渊洁回应称,此前榜单制作方曾提前联系了他,不过自己拒绝上榜。拒绝上榜的理由是,“中国图书市场存在极大泡沫,甚至和不法行为有牵连。”

与此同时,郑渊洁还质疑榜单排名第三位的北京大学教授曹文轩,“曹教授的2700万元收入,有多少是打着讲课的幌子去学校非法兜售的呢?”,并向曹文轩隔空喊话:请晒出你的纳税税单。如果按照2018年的版税税率标准,曹文轩需要提供302.4万元的完税证明。

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》第二十五条的规定,任何人不得进入中小学校园推销商品。郑渊洁认为,“图书同样也是商品”,并晒出了多张曹文轩于2018年去学校售书的部分记录和图片。

郑渊洁在文章中还提出了自己的忧虑:“童书的批发价仅是定价的4~5折,一本定价十元的书籍,书店以4~5折拿到图书,又打着作家进校园的旗号进行售书,这中间的差价进了谁的腰包?会不会腐蚀我们的优秀教师队伍?”

对此,曹文轩昨日在接受《南方都市报》的采访时表示,“让大家去判断吧。”并没有给出实质性的回应。另外,上述榜单创始人吴怀尧在朋友圈表示,关于郑渊洁和曹文轩的书剑恩仇录内幕,他非当事人不想评论。



事实上,这已经不是郑渊洁第一次炮轰曹文轩“进校售书”:早在2010年和2014年,郑渊洁就两次批评曹文轩打着走进中小学校园开设讲座、推广阅读和写作的“由头”,进校园为小中学生签售自己的图书。2016年,在曹文轩获得国际安徒生奖后,郑渊洁在其在微博中说:“2016年曹文轩在某部门用纳税人的钱出资400.2万元运作下拿到安徒生奖。”

AI财经社通过梳理发现,两位儿童文学作家的恩怨由来已久。12年前,《财经时报》记者在采访郑渊洁时,郑曾回忆:“1986年我参加了一个儿童文学界的会,当时是在庐山举行的,好多儿童文学作家都去了。可能是我没上大学的缘故吧,北大的一个教授就说,咱们这儿有人不知天高地厚,一个人写一个月刊,还说如果我能够写两年他就把名字倒着写。”这让郑憋着这口气,把《童话大王》的写作坚持了下来。也有人形容,在儿童文学领域,“曹文轩与郑渊洁如两个路标,一个指向精英,一个指向草根。”两人的创作理念、特色差距甚大。

而这些年郑渊洁对曹文轩的多次质疑,虽然不免与双方恩怨有关,但郑渊洁的质疑焦点也确实直指民众关注的问题,包括版税收入和进校园签售图书是否合法等问题。

对此,一位童书出版行业的资深人士告诉AI财经社,“版税收入来自于图书总销量*版税率,问题出在版税率,不同书籍和不同作者,版税率并不一样,一般都是出版社和作者的秘密,外界很难得知。”在这份榜单的阐释部分,提及榜单的制作标准,“中国童书作家的版税收入,其收入根据多方数据调查折算而得。”至于具体的多方数据所指,并未具体言明。

在进校园签售图书的问题上,上述行业资深人士表示,“出版社、书店、作者三者之间确实存在一定的利益驱动。”出版社联系作家、书店负责联系当地学校和销售,最终三者进行最终的利益分配。

不得不说,童书市场正在加速兴起。据统计,国内大约总计有500余家出版社,其中已经开始做童书市场的出版社就多达470余家。

与此同时,据2018年第一季度发布的《2017年中国图书零售市场报告》显示,2017年中国图书零售市场总额规模为803.2亿元,其中童书占整个图书零售市场的比例达到24.64%,童书市场同比增长为21.18%,是整个图书市场增长最快的业务板块。在飞速增长中,童书出版商业化程度越来越高,商业乱象丛生。对此,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中国分会(CBBY)主席李学谦曾表示,少儿出版要慢下来,由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增长转变。
隐私权政策(Privacy) | 免责条款(Disclaimers)